故今

印塔从未想过要让王鹏死,哪怕是最后的时刻,他都希望王鹏能站到他这里。

印塔在多猜开枪的那一瞬间想了很多,他庆幸自己曾伴随王鹏走过一段旅程,哪怕相识的时间很短,但是王鹏能记得他。

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在局子里认识王鹏,他宁愿自己是个普通人。
――――――――――――――――――――

印塔走进了实验室,看着王鹏还在研究蓝冰,不由得有些好笑,天知道他在知道王鹏骗他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不,应该叫他吕云鹏才对。

“还在研究蓝冰呢?”印塔痞笑着,看王鹏不回答,说“你知道吕云飞嘛?”暗自期待着王鹏的反应。

王鹏抬头直视着印塔,眼中并没有透露出情绪,又或者是隐藏了起来。

印塔自顾自的说着,“吕云飞有个弟弟叫吕云鹏,又叫王鹏。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欺骗我,王鹏你真是好样的。”最后的的话语已经带上了愤怒。

王鹏心尖一颤,瞳孔猛的缩小,想着应对的办法,故作镇定着,“印塔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我要给我哥报仇,如果你当我是兄弟就别拦着我。”

王鹏的身边并没有任何的武器,这样的鱼死网破最大的可能就是死亡,王鹏心里也知道,但是嘴皮子却比思想快一步的说出。

“王鹏,那是我义父,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着你去别的城市,重新生活,总好过在这里担惊受怕。”

“王鹏,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印塔平复了心情,快步走出实验室。

王鹏去找了乍莱,“给我准备一只枪。”

乍莱睁大了眼睛,想说什么,最终沉默了。

王鹏说完就走了,乍莱则跑去找江伊楠。

“鹏...鹏哥让我给他准备枪。”乍莱喘着气说道。

江伊楠脸上焦急,“你知道他让你准备枪是干什么嘛?”

“鹏哥他没说。”

江伊楠用手指点击屏幕,找出吕云鹏的电话,拨打过去,“抱歉,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江伊楠疯了一样,跑到吕云鹏住处砸门,但是没人开。

门口的守卫也不知道王鹏去了哪里。

“对了,乍莱给王鹏枪,他俩肯定碰面。”又跑去找乍莱,结果还是没赶上,乍莱没拖住王鹏。

江伊楠急的不行,等得到消息的时候,印塔已经死了。

――
回到几个小时前

王鹏来找印塔,“印塔你不会喜欢我吧?”

印塔凑近王鹏耳朵,像情侣间说着悄悄话,“王鹏你想好了没?”

“去别处,让你义父通缉我们,担惊受怕嘛。”

“放心,你只要跟我走,不会出现这种事的。”

“好。”王鹏答应着,手却伸向了衣服里头,掏出枪对着正兴奋要回屋收拾东西的印塔背后。

“王鹏你别再骗我。”印塔正有些反应过来,转身就被枪击中了胸口,一只手伸向王鹏,嘴里还念叨着,“你骗我,你骗我……”还没说完,就没了呼吸。

枪响的声音很快就可以引起慌乱,也会传到楚天南的耳朵里。

王鹏等着人把他带到楚天南的面前。

“说说吧,怎么回事。”楚天南老谋深算的脸上没任何表情,就像死的不是人而是蚂蚁一样简单,又或者这些人在楚天南眼里就是蚂蚁,也是让他拥有霸业的工具。

“印塔说拥有我和吴家人勾结的证据,等我到了他的住处,他又说让我离开楚门。”

“我从来没和吴家人勾结,而且我在这里生意做的好好的,可是他拿枪指着我,我只好答应。”

“再他放松警惕的时候,我要夺枪被他发现,我俩打起来,然后我误杀了他。”

“就这样?”

“真的,会长。我就是一个生意人,在楚门干的也挺好,还勾结吴家人干什么。”

“那你跟两家做生意,利益不是更大嘛。”

王鹏不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沉默不语。

“那蓝冰呢?什么时候能完成。”楚天南的眼睛里迸射出精光,也同时在打量王鹏是否在说谎。

王鹏咬咬牙,“三个月。”

“好,就给你三个月,三个月之后要是没见到蓝冰,你的尸体就会在这。”

王鹏其实心里早就紧张得不行,他现在的用处就是提炼蓝冰,要是蓝冰没完成,他也会死在楚门,楚天南的手段他也早有耳闻。

只能加紧研发蓝冰了。

王鹏走在一旁的小路看到了担心不已的江伊楠,给能想到一年以前,他还是一个研究化学
的博士,而此时此刻的身份却是个厨子。

抱了抱哭泣不止的江伊楠,带着她回了自己的屋里,去讨论后续的事情。

――――――――――――――――――――
印塔不知道的是,王鹏也喜欢他,要是没有这层身份,两个人指不定能成为情侣。

如果不是印塔这么心急的想要王鹏和他走。

如果是在王鹏报了仇之后,印塔也能放下在楚门的一切,他是愿意跟印塔走的。

可是又注定了两个人的不可能,王鹏报仇,肯定会有警方来抓捕楚天南,印塔也会因为贩毒进入牢里,判个几年不成问题。

如果王鹏可以等到印塔出狱,两个人有可能冰释前嫌嘛?

偷渡到国外也可以,但是王鹏没见到警察抓住楚天南,肯定不会走的。

如果有下辈子,希望印塔能做个好人,和吕云鹏好好的过一辈子。

【塔鹏】1

印塔不记得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起王鹏的。
可能是因为他救了自己,一般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救别人,还让自己惹上麻烦。

鬼使神差的让他去敲响了王鹏的房门,刚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转身要走,身后的房门却被打开。

“怎么,有事?”印塔转过身,王鹏正一只手握住门把,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半夜三更的无论谁都会疑惑吧。

“我有事跟你说。”王鹏听到这话,侧了侧身,让印塔进去,关上了门。

“我义父不信任你,所以你要加快研发天宫二号的进度。”

“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成的。”王鹏走到沙发上坐下,抬头看着印塔,想从中知道印塔在想什么,但是印塔的眼神中充满了欺骗和狡猾。

“你那个小女朋友好像挺担心你的,你不过去看看?”印塔突然转移了话题,让王鹏有些发懵,但随机反应过来。

“有什么好看的,手头的事一大堆没那个工夫。”

印塔走到沙发上坐下,手似乎不经意的搭在王鹏的腿上。

“明天陪我去个地方,就这样,你好好休息。”说完从沙发站起,冲着门口走去。

王鹏送走印塔,把身体靠在门上,想着今天印塔为什么会来。

拨打了电话给江依楠,“嘟嘟”的声音响起。

这边的江依楠刚刚睡下就被手机所吵醒。

“喂,吕云鹏。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江依楠焦急的问道,恐怕出了突如其来的事情。

“没事,就是刚才印塔来我房里,问了天宫二号和你的事情。”

“那你怎么说的?”

“打马虎的呼弄过去了,明天他让我跟着去一个地方。”

“哪里?我找魏海派人跟着你。”

“地方他没说,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今天也这么晚了,早点睡吧。”

“晚安。”“嗯,晚安。”

清晨,收拾利索的王鹏打开门刚要出去,就看到倚靠在墙上的印塔盯着手表,看来等了很长时间。

“这么早?”王鹏反手关上了门,问道。

“这事得早点办,恐怕没时间吃早餐了,对不住了兄弟。”

“没事,早点办完心里踏实。”

王鹏和印塔走下楼梯,印塔开着车出了楚门。

后面一辆小轿车尾随,里面的正是孙末。

印塔越开越偏离城市,让王鹏有些不安。

“你这是要去哪?”

“等会你就知道了。”

只见印塔眼睛瞧着后视镜,打开了窗户,拿着随身的手枪就向后打去。

后面的车一个没反应过来,直接偏移撞向了防护栏。

王鹏被枪响吓的一震,“是什么人?”

“应该不是敏登的人,那就是警察。”

王鹏想起半夜江依楠说,让魏海派人跟着他俩。连忙拿出手机给江依楠发了短信。

靠在座椅背上,闭目养神去了。

“醒醒,到了。”印塔推了推王鹏的肩膀,下了车。

王鹏清醒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看了眼手机,没任何回复,也下了车。

印塔从后面拿出黑色的箱子,向前走去。

面前是一栋靓丽的别墅,在郊外能盖起来,看来这人很富有。

“足以买下很多毒品。”王鹏心里突然想到这点,印塔莫不是在找买家?

王鹏跟着印塔上了二楼,很快就印证了他的想法。

办公桌后,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背对着他们。

“印塔兄弟,别来无恙啊。”

“你也是。”

王鹏默默的在想什么人会使印塔和他合作,这集除了楚门和吴家难道还有第三方?

“桌子上的钱你拿走,箱子留下,你懂得。”

印塔把拿在手里的箱子放在桌子上,拿走了另一个同样的箱子,招呼王鹏下了楼。

“你再找大买家来卖货?这件事你不怕你义父知道?”

“这件事不能让我义父知道,但是我必须这样做。”不然就没办法和我喜欢的人远走高飞了,印塔心里默默的说着。

两人回到了楚门,路上没有任何的阻碍,仿佛印塔开枪这事并不存在。

王鹏回到了实验室,思绪不知飘向何处,使实验一上午暂停了很久。

中午印塔来找王鹏吃饭。

“来,兄弟,什么都不说了,走一个。”印塔举起酒杯碰了一下,仰头喝净。

“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嘛。”

印塔看着王鹏说着关心他的话语,心里一阵开心。

不过可不能把真实想法告诉王鹏,不然他会跑的。

“我知道,我会把握好分寸的。别说这些了,喝。”

王鹏只得陪印塔喝起来,还顺便扮演了搬运工的身份,因为印塔喝多了,王鹏又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只好搬到自己的屋里。

王鹏喝的也不少,满脸通红,把身上皱皱巴巴的衣服抹平,又去洗了洗脸,精神好点才去的实验室。

【鹏毅】未知3

https://m.weibo.cn/6036063923/4264596560361526

严重ooc

【鹏毅】未知

    咖啡馆里,赵毅有些不安的等待着,昨天隔壁家婶子把侄女介绍给他,让他俩出来相亲。
    赵毅倒不是怕人家看不上他,毕竟他长得可以人也正直,就是最近他的初中同学吕云鹏又出现,和他纠缠不清。
    两个人在原先懵懂的年纪搞过一段时间,只是后来差点被发现,也就断了。
     谁知道上次去商店买东西,就这么碰巧的遇上了吕云鹏,非得缠着自己,还说自己是他媳妇。
      现在只要一出门,准能碰到吕云鹏,赵毅四下环顾没有,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等会给相亲对象,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嗨,你好,我叫梦辛怡”映入赵毅眼里的是一个清纯的姑娘,穿着淡粉色的短袖,到膝盖的牛仔裙,粉色的高跟鞋,头发挽到耳后,露出白色的耳钉,显的可爱又不失风雅。
      赵毅对这种女孩很有好感,却忘记了还有个危险因素的存在。(这里提醒一句:赵毅你要倒霉了。)
      “你好,赵毅”女生莞尔一笑,“我姑妈跟我说你人很好的,今天一见,果真如此。”
“谢谢,服务员这里点餐。”说完笑了笑。
        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那我先点了,来一杯卡布奇诺,你呢?”说完看着赵毅问道,“我也和你一样,两杯卡布奇诺,谢谢。”服务员走向前台去准备饮品。
         咖啡厅的门被推开,门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交谈甚欢的两人都没有听到,这时的吕云鹏正向着赵毅靠近。
         “呦,这是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赵毅一转头嘴唇就被亲上了,“唔...唔,放开我”“嘶~,敢咬我,胆子大了啊!而且还在这里相亲。”说完扛着赵毅就走了,都没看女孩诧异的表情。
   赵毅挥舞着拳头,想让吕云鹏放下他,却因为一句话停止了动作,“你如果还动,我就在这里办了你。”安静的被吕云鹏放到了副驾驶,戴上安全带,车向着赵毅不知道的地方开去。

@宝宝wish

吕云鹏抬手看了看点,他六点半买的饭,睡了两个小时,早饭已经凉了。
“哥,我饿了。”本来昨晚就光顾着喝酒没吃多少东西,现在觉补好了,自然也饿了。
“等着,我去给你买。”“嘿嘿,还是哥好。”赵毅看着吕云鹏走出去,拿出刚才趁机偷到的钥匙打开了锁,他有时候在想自己都可以当个小偷了,这偷东西的技术真的是一流的。
悄悄的打开门,刚一转过头,赵毅直接坐到了地上,“老...老板,你怎么在这里。”“看来你把我得话当耳旁风了,是把。”“老板,我怎么敢呢?我现在就进去把自己铐上。”说完赵毅就走进去把自己铐了起来,哭丧着脸,像是别人把他怎么样了似的。
吕云鹏把赵毅摁到床上,亲吻起来,“哥...唔,哥你放开我”吕云鹏又啄了一下赵毅嘴角才放开他的嘴,却没从他身上起来。
“哥,你这饥渴的,要不我去给你找个好的?你放心我肯定不跑。”“赵毅,我喜欢你。”说完走出去再给赵毅买一次早饭。
此刻赵毅的内心像炸开了锅一样,老板说喜欢他?难道他把老板掰弯了?可是这也太可怕了,他被女人表白过,这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表白。
可能是酒劲太大也可能是因为这个消息太过刺激,赵毅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醒来,旁边的包子小米粥还散发着热气,可是吕云鹏却不在。
赵毅两三口就吃完了,这点吃的真的不顶饿,只能期待老板中午给他多带点吃的了。
可是中午他并没有等到老板,晚上的时候两个小偷寻找落脚地方发现了一栋废弃的大楼,本来这个房间是被锁着的,不过其中一个小偷好奇心太大,两个人合力把门撬开。
小偷打开了手电筒一照,“呦,这还有个人呢?”“咱俩上前看看。”赵毅前半夜刚眯一会,就听到了动静,不过是两个人的脚步声,看来不是老板了。
两个小偷还把手伸向了赵毅,看看有没有值钱的玩应,就被赵毅好打了一顿,虽然有锁链的限制,但是以原先当过警察的经验,赵毅很容易的打趴下了两人。
赵毅翻兜翻出了其中一人的手机,打了报警电话,赵毅拿出上午没被老板没收的钥匙开了锁,把锁链丢到了楼下,虽然老板这样对他,但是他可不想让老板背负任何的罪名。
把两人敲醒,好一顿吓唬,终于让两人把他被锁在床上的事隐瞒起来。
现在就等着警察来就行了。

脑洞:赵毅是警察,吕云鹏毒枭,两个人你来我往,纠缠不清。
有一次赵毅去相亲,吕云鹏直接去咖啡馆当众吻了赵毅,把赵毅弄成出车祸身亡,其实赵毅再吕云鹏身边待着。

过了一会儿,吕云鹏带着早饭进来了,看到赵毅坐在床上闭着眼睛,把手放在赵毅额头上一摸,吕云鹏倒是没啥,就是赵毅摔下去了床,哎呦哎呦的着。
“哥,你能不能说一声啊!我想事情呢。”吕云鹏的眼神变的危险起来,“怎么,想逃跑?”赵毅讪讪的笑了两声,“怎么可能呢?这里多安全啊,而且哥是为了我好。”吕云鹏听到赵毅这话,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

赵毅闭了眼,又猛然睁开,环视四周没什么可以放监控的地方,走下床打算靠近门口,可还没到门口锁链就不够了,赵毅撇撇嘴,老板可真的是要关他啊!
又走向四周,床虽然是铁的,但是拆不了,床边是个柜子,不过啥也没有。
赵毅又走回床上,想着等会跟老板说上趟厕所,或许可以在上厕所的期间逃跑,可是万一老板给他整个塑料瓶,赵毅感觉头有些大。
等了一会儿,老板推门进来。

“哥,我想上厕所。”吕云鹏果真给赵毅丢过来个瓶子,赵毅下床接过瓶子,趁机偷袭老板。
可是没想到赵毅没偷袭成功,反被吕云鹏打了一顿,“哥,别打了,疼,特别疼。”吕云鹏把赵毅抱到床上给他盖好被子,自己也挤进去抱住赵毅,“现在睡觉,等我醒来你要是不在,后果自负。”
赵毅胆子还是很大,醒来看到老板还睡着,刚摸到钥匙就被吕云鹏的手一把攥住,“怎么,我说的话你都不听了是吧!”“哥,哥,没有的事,我就是有点忍不住了。”吕云鹏拿出代替药物给赵毅吃了下去。
“哥,你啥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不就是为了防你这个小兔崽子嘛。”赵毅像是害羞的还揉了揉头笑了,其实内心在想:我要是早知道老板这么厉害,我才不往上撞呢。

吕云鹏回到了出租屋,本来是想回味一下两人以前生活的记忆,打开门走了进去,却发现赵毅再做东西。
“怎么还没走?你知不知道你多在这里一秒就多一分危险。”“哥,我只是想和你喝一顿酒,就当为我践行了,不好嘛?”这声哥恐怕以后很长时候不会听到了,吕云鹏默许了和赵毅喝酒这件事。
两个人整了点吃的小酒就这么围着桌子喝了起来,“哥,我没想到头来还会有个人陪着我,你说当初,我本来想找你要一千块钱,你直接说了个一万。”赵毅喝了口酒,搁到了桌子上,继续说:“我当时想你这人要么有钱要么就是傻,看到你钱包里那么多钱,我心动了,可以吸好几口毒品呢,我抢了就跑。”
赵毅发觉吕云鹏没说话,“哥,你是不是听到我说吸毒不高兴,我保证会戒的。”说完还举起手做了个四的动作。
吕云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上前就吻住了赵毅,酒精的味道在两个人的嘴里传开,吕云鹏想自己明明没喝多少怎么却像醉了一样,刚把舌头从赵毅的嘴里出来,就被赵毅推到沙发上又亲吻了起来。
直到两个人呼吸有些困难才难舍难分,“哥,我喜欢你。”“傻小子,哥也喜欢你。”“哥”“怎么了?”“哥”“有事就说。”“没事,这不开心嘛。”“喝完酒我带你去个地方。”赵毅本想喝的不醉不归,但是既然老板这样说了,他也就没喝多少,但还是醉了。
吕云鹏推了推赵毅,看到赵毅脸有些红彤彤的,很是好看。感觉自己下身好似要抬起头一样,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带赵毅去洗了脸,两人清醒不少。
下了楼,吕云鹏拿出车钥匙发动了车,赵毅这小子问了两句“哥,咱俩去哪啊?”“哥,我撑不住了,先眯会。”说着头一歪,就在副驾驶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赵毅发现有人碰他,睁开眼睛已经在一个豪华别墅里,他有些惊异的叫出声来,“哥,这...这是你买的?”“这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家,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吧,他的身份别人查不出来,起来我带你去见他。”赵毅睡了一觉,人也显的精神了不少,跟着老板下了楼又左拐右拐的去了个地下室。
赵毅心里暗想:老板啥时候有的朋友,怎么我不知道啊!
“咦,鹏哥醒了啊!”赵毅还没想完就被一个年轻的声音打断,就见面前的小年轻穿着定做的白色西服,修身得体,再看看自己穿的,赵毅心里突然产生了落差。
“恩,醒了,对了,这个是我和你说过的赵毅。”小年轻笑脸盈盈的向赵毅伸出手,赵毅只是简单握了一把,就把手不动声色的抽了回来。
他不喜欢这个小年轻,虽然看着没有社会经验,像是好打交道的样子,但是就是没缘由的不喜欢。
吕云鹏转过身子,对赵毅说:“你再这里好好待着,他的身份特殊,鬼哥他们查不到这里的,你等我报了仇,就接你回家。”“嗯,哥,我信你。”吕云鹏再这里住了一宿,第二天就回去了。

赵毅和小年轻刚说两句话就被呛到了,“早上好。”“恩,早上好。”“我喜欢鹏哥,而且我很有信心能和你争鹏哥,等这件事完结了,我就缠着鹏哥,就看你会不会被我打败了。”赵毅赶紧拿着杯子喝了一大口水,这信息量太大了,他有点没缓过来,男的吃了几口就放了刀叉,“等会会有保姆来收拾的,放心,这里的保姆都跟了我很多年,不会出卖我的。”说完上了楼。
赵毅想他哥确实没把他推火坑,但是这个比火坑还可怕啊!

“哥,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所以你才要赶我走的。”赵毅苦苦哀求着吕云鹏,可是面前的人却没有一点反应,只是冷漠的看着他。
这是江依楠走了过来,挽住吕云鹏的手臂,轻声道:“我和吕云鹏要结婚了,你来参加婚礼吧。”
这时赵毅又看到了老爷子正被搬到救护车的里头,老爷子已经老了,身边也没人陪着。
赵毅又看到他原先谈过的女朋友跟一个有钱的在这里富二代跑了。
赵毅看到他被蝎子枪杀死了,老板在他旁边哭的泪流满面,嗓子里已经发不出声音了,他想把老板的眼泪抹干净,可是却穿过了老板的身体。
他又到了总买毒品的地方,那些人正在讨论他的死因。
他才明白自己原来是死了,他想停留在这里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找了很多他和老板一起走过的地方,可是却没有找到。
他突然出现在了一个房间,床头上面还挂着吕云鹏和江依楠笑的灿烂的结婚照枕头被褥全是红色的,突然江依楠拖着喝醉了得吕云鹏进来了,江依楠把吕云鹏搁在床上,帮他拖鞋盖被,吕云鹏口中还呢喃道:“如果赵毅还在,他应该会为我得到了幸福而高兴吧!”
赵毅从沙发上醒来,脸上却没有眼泪,他走进卧室,吕云鹏正在睡觉,赵毅本想把老板推醒,却穿过了老板的身体,赵毅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难道自己真的死了嘛?
吕云鹏是在晚上醒来的,孤寂的屋里只有他一个人,那个总是跟在他身边叫他老板的人已经没了。
赵毅就蹲在角落里看着老板,可是老板却完全看不到他。
他想要哭,却没有眼泪,只有自己知道这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他没办法在陪伴着老板了,他可能是个灵魂?赵毅这样想着。
老板得到消息,今天晚上蝎子老鬼会交易一笔大买卖,那种可以逃到国外的大买卖。
吕云鹏要去之前,拿了炸弹绑到自己身上,赵毅想要阻拦老板,可是他拦不住啊!
吕云鹏到了地方,解开衣服,露出了炸弹,老鬼变了脸色,想要逃,吕云鹏按动了炸弹的开关,嘴里说:“赵毅,我来找你了。”
赵毅就这样看着吕云鹏死了,如果他是人的话他肯定能拦住老板的,赵毅望着远方,空洞洞的眼神让他更像是一个鬼,赵毅跟着警察参加了老板的葬礼,他跪下了,磕了三个头走了。
后来的赵毅走遍了大江南北,只为寻找另一个灵魂。